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时事聚焦

120万元一针的“抗癌神药”进入医保谈判!首位患者2个月癌细胞清零,...灵魂砍价能砍多少?

发布时间: 2021-11-29    作者:宁夏金属雕花岗亭厂家
  分享到:   
二维码分享

21世纪经济报道实习生 胡冰月/摄

来 源丨21世纪经济报道(ID:jjbd21)

作 者丨朱萍、季媛媛、实习生 胡冰月

编 辑丨徐旭、刘巷

宁夏金属雕花岗亭厂家

国/家级“灵魂砍价”又来了!

11月9日,为期3天的2021年国家医保谈判正式拉开帷幕,由国家医保局的专/家与药企协商,降低药物价格。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6月初刚刚获批的CAR-T产品阿基仑赛注射液也在通过形式审查的名单中。

作为中国首/款CAR-T产品,此前被曝一针120万元的高价,这也是CAR-T产品首/次进入到国家医保谈判中,外界对其是否能够谈判成功,如果谈判成功降价多少都备受关注。

CAR-T细胞疗法是一种新兴的治疗方式,是国内第1款利用人体内的免疫细胞来治疗肿瘤的方法。

复星凯特因其“高价”的CAR-T成为业内关注较高的企业之一,而PD(L)—1依旧是竞争激烈。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今年角逐的一个重点是在于各适应症的角逐,尤其是有重合领域的产品。

一针120万!国产抗癌神药上市

首位患者2个月癌细胞清零

此前,120万元打一针就能让癌细胞消失的事,让大家眼前一亮,是不是癌症患者都有救了?

这就是中国首/个获批的CAR-T药物——阿基仑赛注射液(奕凯达),于今年6月批准上市,为广大癌症患者带来了希望。

据悉,这种抗癌药为“CAR-T”疗法,是国内第1款利用人体内的免疫细胞来治疗肿瘤的方法。

不过,120万一针的天价,却还是让很多人大吃一惊。

此外,据了解,目前,我国已获批两款CAR-T细胞治疗产品,除了复星凯特的阿基仑赛注射液(奕凯达)之外,还有药明巨诺的瑞基奥仑赛注射液(倍诺达),这两家均是引进国际已上市的CAR-T产品技术。

国内首/个接受CAR-T细胞疗法患者

2个月癌细胞清零

陈女士,是中国CAR-T细胞疗法第1个吃螃蟹的人。

据健康时报报道,8月26日,国内首例CAR-T治疗的淋巴瘤患者在上海瑞金医院出院。

2019年6月,陈女士被确诊为弥漫性B大细胞瘤,听到消息如晴天霹雳。

陈阿姨采用过很多治疗方案,效果都不太好,再加上年纪大,身体不好,很多治疗方法也不适用。

听到阿基仑赛注射液上市的消息 ,陈女士感觉绝处逢生,第1时间来到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瑞金医院。

陈女士采用阿基仑赛注射液治疗两个月后,发现体内暂时没有癌细胞,症状完全得到了缓解。

一张流出的阿基仑赛注射液的药品销售订单显示,该产品零售价为120万元/袋。

事实上,据凤凰大健康消息,全球第1个接受CAR-T细胞免疫疗法的患者, Emily Whitehead ,它在2012年接受治疗,之后连续六年癌症未复发,因此当选了2017年 Nature 杂志封面人物,今年也迎来了无癌生存的第九年。

不过,近期复星国际联席CEO陈启宇在上海生物医药产业周上表示,近期网上盛传的瑞金医院120万一针的“抗癌神药”是一个“误会”。

陈启宇说:“抖音上第三方做了一些制作传播,说是在瑞金医院有一个120万打一针就可以把癌症治好的神药,所以也给我们瑞金的医生们带来的一些困扰,全国各地的患者蜂拥而至。因为没有讲清楚,我们现在这个是仅仅针对淋巴瘤的治疗,所以导致大量不明的患者跑到瑞金医院去。”

陈启宇表示,这也说明了对癌症的彻底治愈,是产业界科学界大家共同致力的一件事情,也是所有患者希望达成的一个事。

医保谈判现场:药企代表“嘴严”

媒体看“表情包”

据统计,今年进入谈判名单的药品大幅减少,仅有271个品种通过形式审查,去年则有751个品种,但其中目录外品种数达到179个,数量创历年之zui。

据了解,此次主要以创新药为主,本土药企包括恒瑞医药、翰森制药、海思科、海正药业、江苏艾迪药业、宜昌人福等;跨国药企包括默沙东、吉利德、罗氏、默沙东、BMS等。

据不完全统计,恒瑞医药、百济神州、荣昌生物、和黄医药均有2款创新药有资格首/次参与国家医保谈判,贝达药业、翰森制药、复星凯特、诺诚健华、海思科、泽璟制药、先声药业、艾力斯、基石药业、艾迪药业等企业有1款创新药有资格首/次参与谈判。

与去年不同的是,今年企业代表和媒体记者不用在寒风中等待,而是在温暖的室内。

不过因为签订了保密协议,药企代表们依旧是“嘴严”,现场媒体依旧是看“表情包”,如东阳光药代表出来后笑着称“回家陪家人”;国家医保谈判“明星”阿斯利康黄彬出来后则是大笑一声向媒体挥手。

有几家药企代表出来后很严肃,并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不可以说”。

PD-1医保国谈进行时

君实、恒瑞盘中大涨9%

9日,备受关注的PD-1单抗国家医保谈判拉开帷幕,恒瑞医药、君实生物、百济神州等国产PD-1布局者出现在谈判现场。

从过往医保谈判结果来看,四大国产PD-1恒瑞医药卡瑞利珠单抗、信达生物信迪利单抗、百济神州替雷利珠单抗、君实生物特瑞普利单抗分别以85.21%、63.73%、79.60%、70.82%的价格降幅成功跻身医保目录,整体降幅达60%~85%。

据医保谈判现场传出的消息称,上午,恒瑞医药方面代表现身,时隔两个多小时才从谈判区域出来。

恒瑞医药的PD-1产品卡瑞利珠单抗参与此次谈判,并全线中标。

就这一消息的真实度,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第1时间联系恒瑞医药相关人员,对方表示,目前仍不方便透露,一切以官方披露为主。

受此消息影响。午后恒瑞医药股票直线拉升,逼近涨停,截至收盘,恒瑞医药涨7.87%,君实生物涨9.57%。

角逐新适应症

随着上市产品越来越多,各家在适应症、产能、价格、渠道等方面的竞逐越来越激烈,PD-1市场争夺已完全白热化。

目前许多人认为PD-1市场从业界宠儿渐渐走向了不被看好甚至被冷落的阶段,但在肿瘤领域PD-1依旧会被广泛应用,PD-1未来甚至会作为基础药物存在,市场空间可以达到百亿的规模。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今年各企业PD(L) -1的竞争将尤为激烈,重点在各适应症的角逐。

据记者统计,目前国内已有8款PD-1产品上市,包含6家国产、2家进口,此外在研项目还有近百个。

而康方药业派安普利单抗及誉衡药业的赛普利单抗这两款国产PD-1因今年下半年才上市,不在此次国家医保谈判的时间范围内而无法参与。

为此,今年国产PD-1企业仍将在信达药业、恒瑞医药、百济神州与君实生物中角逐,此次更多的将聚焦在新增适应症。

据不完全统计,恒瑞医药PD-1拥有6个适应症,百济神州暂时有5个适应症,信达生物有4个适应症,君实生物获批3个适应症。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各企业也有在为符合条件的产品在准备谈判,如百泽安包括新增一线治疗非鳞状非小细胞肺癌(NSCLC)、一线治疗鳞状非小细胞肺癌(NSCLC)和二线或三线治疗肝细胞癌(HCC)适应症。

君实生物也有两个新适应症今年获批,如2021年2月,特瑞普利单抗获得国家药监局批准,用于既往接受过二线及以上系统治疗失败的复发/转移性鼻咽癌患者的治疗。2021年4月,特瑞普利单抗获得国家药监局批准,用于含铂化疗失败包括新辅助或辅助化疗12个月内进展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尿路上皮癌的治疗。

中国临床肿瘤学会监事会监事长马军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新的适应症获批让患者有更多的选择,国家医保谈判也让企业产品量上去,价格下来,让患者获益。

据了解,此前进入国家医保谈判的PD-1价格都大幅下降。如信达药业的信迪利单抗为例,进入医保后,年费用约为10万元,报销比例在70%,这也让信达药业业绩大幅提升。10月26日,信达生物发布公告称,其PD-1产品2021年三季度销售额约为8亿元人民币。

而此前的2款进口PD-1都经历了几次谈判失败,此次国家医保谈判将采取何种策略,还得11月10日揭晓。

后半场竞争:突破点在哪?

除了恒瑞、百济、君实、信达,在国内市场,布局PD-1市场的企业并不在少数,当下我国已经成为PD-1产品开发竞争很为激烈的市场之一。

国内已有2款进口、4款国产PD-1,算上8月初获批的康方生物/正大天晴PD-1、8月30日获批的誉衡药业/药明生物PD-1,国产获批上市的PD-1单抗已达6款。

据西南证券统计,国内已经有85个中国企业研发或合作研发的PD-1产品,预计未来2-3年国内上市的PD-1单抗将达到15个,可见国内创新产品研发进展迅速,在前期研发上的新动向和后期商业化竞争都渐趋白热化,PD-1单抗总体市场规模有望达到305亿元。

另据Insight数据显示,在PD-1市场,后续申报的药物还有3款,杰诺单抗(嘉和生物)、斯鲁利单抗(复宏汉霖)以及普特利单抗(乐普生物),其中杰诺单抗递交NDA的时间仅比康方/天晴的派安普利单抗晚2个月,有望在年内获批。杰诺单抗获批之后,国内就有了9款上市的PD-1 产品。

面对“拼杀”日益激烈的PD-1市场,企业如何能够脱颖而出也成为各家关注的焦点。对此,安永大中华区生命科学与医疗健康行业联席主管合伙人吴晓颖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中国肿瘤市场的规模大约是全球的十分之一,但是患者基数远超过这个比例。这几年,创新肿瘤药上市速度已经大大加快,但是患者可及度很难一夜之间提高。当然,我们的医保价格谈判也使得跨国药企的药品价格相比欧美市场会更低,大部分跨国药企也已经比较认同以量换价的策略。

“除了信达、百济等第1批初步形成规模的生物医药的企业,更多的本土生物科技公司正在崭露头角,从研发阶段进入商业化落地阶段。新兴生物医药企业将从单纯的研发驱动进入企业商业运营、团队扩张、资本市场运作等更为复杂的阶段,接受真正的市场考验。对跨国药企而言,全球创新药得以快速进入市场,但是竞争也会加快,本土的对手正在加速壮大,所以合作和竞争将成为常态。”吴晓颖说道。

李宁博士则认为,PD-1类药物的市场还未饱和,实际上还有不断扩大的潜力。

“目前,我们对于这类药物的研究还处于起步阶段,将其看作是backbone药物后,单药和联合用药在不同适应症上的应用,以及新的肿瘤免疫产品的开发都可能直接导致这个市场再次扩大。一定数量的参与者对于临床需求的挖掘和满足具有促进作用,当然一味跟风的me-too并不可取。”李宁博士说道。

之所以如此,也是受到了政策的推动作用,CDE在7月2日发布的关于公开征求《以临床价值为导向的抗肿瘤药物临床研发指导原则》意见的通知指出,新药研发应以为患者提供更优的治疗选择为很高目标,当选择非很优的治疗作为对照时,即使临床试验达到预设研究目标,也无法说明试验药物可满足临床中患者的实际需要,或无法证明该药物对患者的价值。

在谈及PD-1后续竞争方向时,东吴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联席首席分析师周新明在此前举行的2021全国医药工业信息年会也表示,现有PD-1药物研发企业聚焦的治疗领域相对来说比较具有基础性,广普性会较强,所以,PD-1用量未来的空间会比此前预期增加,如果企业的产品还处于临床研发早期,则没有必要加入这个赛道进行布局,以百济神州、君实生物、信达生物、恒瑞医药为主的医药巨头已经占据了这一赛道,后入局者机会甚微。

PD-1市场格局已经形成,后续谁能坐上PD-1龙头地位?一切还需市场验证。